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电商:从造富平台到流量恶龙

发布日期:2021-06-06 16:0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最近,总面积不到 2000 平方公里的山东菏泽曹县,却在抖音短视频平台相关线 亿。在众多媒体的集中报道下,人们发现这样一个人口只有 175 万人(2020 年数据)的小镇,背后竟然已经发展出一整套丰富且成熟的电商产业。

  有媒体形容曹县是农民电商撑起的 顶流小镇 ,而惊蛰研究所更在意的是,无数个像曹县一样的 电商小镇 正在默默崛起,同时也揭示出当下电商行业发展的问题和新方向。

  被媒体誉为 顶流小镇 的曹县,确实有些本事。曹县把控了日本九成的棺材市场,且作为国内最大的演出服生产地,曹县拥有演出服饰全国七成的市场份额,近些年风靡的汉服领域,曹县也占据了三分之一的 江山 。

  2010 年,曹县大集镇丁楼村村民任庆生和妻子周爱华在网上卖影楼服饰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们接到了一所学校购买几十套演出服的订单,夫妻俩意识到卖演出服远比卖影楼服饰更赚钱,于是开始主攻演出服生意。慢慢的,街坊四邻眼看着任庆生家的生意越来越红火,也开始学习起来如何开网店。

  到 2011 年时,丁楼村已经开出了 100 多家网店。再往后,全村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挂上了 XX 服饰 的招牌,2019 年时全村的演出服销售额已经达到了 70 亿元。

  从演出服到汉服、棺材,曹县凭借 124 个 丁楼村 的 4000 家电商企业、6 万多家网店成为了名副其实的 顶流小镇 ,而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其他地方。

  比如人口只有 10.5 万的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的鄌郚镇,年产电吉他、木吉他、电贝司以及乐器配件数百万件,仅电吉他产量就占到全国的 36%。又比如江苏省泰兴市黄桥镇,全镇拥有 220 多家提琴企业、年生产各类提琴 75.6 万套,年产值约 24 亿元人民币,约占世界总量的 30%,全国总量的 70%。

  如今的电商行业早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游刃有余的游戏了。类似 开店 - 一件代发 - 上架 - 坐等订单 这样的致富秘籍,只可能发生在电商行业早期的个人网店身上。而当行业窗口期已过,但仍然有大量新玩家疯狂涌入时,网店店主们也都被逼上了流量争夺的战场。

  流量不够分的结果,就是商家们在平台上进行着无休无止的 内部消耗 。竞价广告的模式下,商家的广告投放单价越来越高,但是通过投放获得的流量却并没有变得更多,反倒造成店铺的运营成本不断攀升。

  平台自身的流量见顶已经让店主们感到焦虑,而流量入口的分化和直播电商掀起的新浪潮,更加让店主们手足无措。

  依靠对下沉市场的精准定位,拼多多近年来完成了快速增长并构建了自己的流量池,这对淘宝这类传统电商平台产生了不小的威胁。根据 QuestMobile 的数据显示,2021 年 2 月 12 日拼多多的日活跃用户数为 2.59 亿澳门六合开奖现场手机版,史上首次超过手机淘宝的 2.37 亿。

  此外,以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,以 短视频、直播 + 电商 的形式成功构建了自身的内容电商闭环,不仅成为了新的流量入口,也直接影响了传统电商们的运营策略。

  去年的 618 期间,为了承接疫情之后的消费复苏,电商平台们除了按照惯例举办的晚会以外,也都不约而同地采用直播带货的手段为自己引流造势。 淘宝号 列车上 300 位直播带货明星组团卖货;苏宁携手极限男团线上 乘风破浪 ;快手抖音直播间,张雨绮、陈赫、罗永浩等明星网红轮流上阵带货。

  去年 9 月份,罗永浩通过做直播带货实现 2 年还清 4 亿债务的 商业奇谈 上了热搜,而这条 趣闻 也一度让不少网店店主们认准了直播电商就是电商行业的新风口。网店店主小桃告诉惊蛰研究所, 电商说白了就是靠流量卖货,哪儿流量多哪就能赚钱,某宝最开始的时候不就是这样嘛! 小桃表示她非常看好直播电商,并且已经在着手相关的筹备工作,虽然她认为直播电商的最后也是流量大战,但至少现在这个战场上的人还不多,而像她这样已经在传统电商平台上被 锻炼 过的老玩家还有很多机会。

  逃离平台流量恶性循环,外卖店主聚焦线 年的丁楼村村民任庆生来说,电商让他能够无视地理限制接到更多的演出服订单,电商成为了他获得需求的重要渠道。不过,对于从 2016 年开始经营外卖餐饮的陌然来说,电商这条线上渠道却并没有为他的创业故事带来同样精彩的结局。陌然拥有一支 12 人的团队,从 2016 年开始就专做线 年时,陌然的店铺在某外卖平台上,已经是上海高镜地区烤串人气榜的第一名,但在收益方面,他却并不满意。陌然告诉惊蛰研究所,他一开始就是奔着赚钱去的,但是几年做下来却发现,外卖这个领域并没有自己当初想象的那么赚钱。

  在补贴大战尘埃落定后,外卖平台的竞争格局也变得相对稳定。2018 年 9 月 20 日,创业 8 年的美团成功登陆港交所,同时也以掌握一半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了外卖行业的 超级巨头 。根据互联网行业的游戏规则,当一个行业格局相对稳定的时候,平台就要开始向供需两方的用户 收网 了。而从第二年开始,陌然的店铺在外卖渠道的营收已经出现了下滑的趋势。

  所以,网店店主们在流量困局下的流量焦虑,才让我们看到了电商流量让普通商家过度 内耗 的不堪。而外卖店主逃离流量恶性循环聚焦线下经营,则让我们看到了对抗流量陷阱的可行性方案。在各行各业都强调数字化和打通线上线下资源的时候,



上一篇:去年电商平台卖得火热今年7毛1斤没人来收网友:便宜也不买了 下一篇:黄山活动房价格-品类齐全